鱼不服

天堂放逐者

首页 >> 鱼不服 >> 鱼不服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恶魔很倾城 王座攻略笔记 斗罗之引神者 重生之异界宠儿 得罪主神之后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 兽世狂妻 前女友黑化日常 刺客列传之生死不休 空间之第一农家女
鱼不服 天堂放逐者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鱼不服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非不自量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凉风阵阵, 细雨洗去城墙上的尘灰跟血迹。

江夏城头,兵卒歪斜着身体靠了城垛而坐,其中有些身量略矮的人,直接被头盔盖住了眼睛,说话时还要艰难地抬一抬脑门,才能勉强看清对面的人是谁。

“这鬼天气,愈发冷了。”

“……喂, 你是哪位将军麾下,怎么瞧着面生?”

被问话的人垂着脑袋, 有些躲躲闪闪。

“我是华县逃出的。”

“什么华县,我看是南平郡来的软骨头罢!”

“你!”

那人脸上露出屈辱之色, 捏住对方揪着自己的手臂,扬拳挥去。

地面的泥水被带起,砰砰的撞击敲打, 伴随着身躯重重坠地的声响, 以及周围兵卒起哄的叫好声,霎时引来了一群人的注意。军中生涯无趣枯燥, 守城时更是如此,不得允许不能随意走动, 不到轮换无法离开城墙, 很多人心里都憋着一把火要发泄。

“打,打死整个窝囊废!”

“丢了荆州军的脸!”

泥点子飞溅, 混杂着十几条朝这里伸过来的手臂。

眼看斗殴要变成一场欺辱的群殴, 一道破空响亮的鞭声猛地出现在众人耳边。

“怎么回事?停手!”

督军护尉闻声赶至, 不分对错,对着人群就是劈头盖脸的几鞭子。

兵卒都穿有盔甲,只要不被抽到头脸脖颈手臂,倒也不痛,只是军法严苛,他们忙不迭地缩回去身体继续靠在城垛下避雨,装作事情跟自己毫无关系。

最初斗殴的两人却没法避开惩罚,被剥掉皮甲,硬生生摁着抽了十鞭子。

秋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微微皱眉,侧首对心腹道:“近日那些南平郡投奔来的荆州士卒,屡次遭到江夏兵卒的排挤。”

“阁主,属下倒以为,聂老将军是故意把这些人送进来的。”

说话的正是“出山虎”袁亭,他微微低首,神色谨慎谦卑。

风行阁里懂兵法的人实在不算多,鲍冠勇老爷子教出的徒弟,确实在风行阁属于出类拔萃那一流,袁亭被孟戚打击过一番之后,师兄弟里面又出了一个叛徒,加上裘思之死前后闹出的乱子,袁亭痛定思痛,心中更有不忿,便加入了程泾川麾下,预备随军在扬州荆州交界处迎战天授王大军。

没想到又被程泾川派回给秋景,

连番折腾下来,袁亭的性情变了不少。

当然,这跟江夏守将是他老师鲍冠勇的昔年旧交也有关系,至少袁亭心里对这位老将军还是服气的。

“兵卒轮换守城,每次闹出乱子,都在无关紧要的休憩时刻,那些外来的兵卒被安排的位置很不利,周围几乎没有认识的人,督军护尉更是来得非常快。”

袁亭垂眼,急促而快速地说,“自十日前天授王大军在南平郡府城溃败后,江夏已经陆续遭遇了三波攻击,说是溃军,战力却不弱,虽然老将军指挥有方,加上逆贼的数量比我们想象中要少,最终顺利地守了下来,但是对很多守城将士来说,这些逆卒的疯狂还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兵卒也是人,任何事情如果比想象中棘手,人都会下意识地畏缩。

尤其是看到同僚的尸体,忍受伤口疼痛的时候,士气必定有所低落。

这时候,就要来一些特殊的刺激了。

也要“警告”诸人,不战而逃,哪里都是容不下的。

“用这种方式?”秋景的神情显露着不赞同,她摇头道,“这些逃卒本身就是隐患,他们已经逃了第一次,就有可能逃第二次,如果战局出现变故,他们就成了压断弓.弩的第一份力。”

袁亭正想说区区几个逃卒,督军护尉完全能控制得住,又听得秋景继续道:“再者方才那人,并非刚被换到城头戍防,此前的一个多时辰他同样在这里阻止贼寇攻城,他……”

他跟别的江夏士卒一般无二。

一样浴血奋战,一样在努力拼杀,没有后退。

而被问起来历的时候,他低下头,不敢说话。

临阵脱逃在军中是必被斩杀的,亦是重罪,但战败之后被将领带着“撤退”却不会被军法惩处。可事实是什么,经历过城破的人自己心里清楚。

“南平郡府的外城失守,确实是有人犯了大错,可是真正的错处,绝不在一个普通的兵卒身上。”秋景眼底的不忍之色慢慢消失,她转头望向城外,连绵的秋雨仿佛一层灰色的帘幕罩住整个天地,几乎瞧不见远处的江水。

城外还堆着尸体,十来个由吊篮挂下城墙的人正埋头在城外挖坑。

他们要把尸体推下坑,浇上油,焚烧后再填土。

江南多疫病,雨水多的时候尤甚,尸体不能久放也不可草草埋掉。

干这样的活计当然是有风险的,贼寇若是忽然来袭,吊篮又每次只能搭载一人,便意味着大多数人都会死,一般是犯错受罚的兵卒去干。

之前斗殴的两人,受完鞭刑,也被押到吊篮那边,一人拿了一把铲子,垂头丧气地下去了。

这个天气淋雨干活,可不轻松,一个不当心,就可能病倒。

世道艰难,一个人的无辜与否,乃至他的生死都是那么无足轻重。

要说倒霉,大概就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在不好的时候,出现在一个不利的位置,又没法表现出过人的能力,最终被不幸的浪涛卷入其中。

秋景用右手抵着粗粝的城墙,细微的疼痛让人头脑一清。

“吴地的消息传来了吗?”

袁亭愣了一下,他以为秋景要问荆州的战况,毕竟齐军已经跟天授王逆寇遭遇了。

“尚未,不过程将军已经在昨日拔营,正往东进发。”

这是放弃荆州,准备应对吴王的兵马了,显然吴王也不打算继续坐山观虎斗,想要下水捞点好处,但钱塘郡跟荆州中间隔着宁王辖地,宁王还薨了,无论在谁看来都是一块不错的肥肉。

秋景自嘲地笑了一声,现在的情形是她带着人协助荆州军守江夏,程泾川对抗吴军。表面上看起来她更难一点,江湖人桀骜难驯,不能如臂指使,荆州更是几近沦陷,可实质上程泾川的处境更难,如果不能挫败吴王的野心,江南局势会再生变故。

“必须在冬日彻底到来前结束江南的乱局,否则……”

百姓流离失所,饥寒交迫使得他们大批死亡。

人口一失,江南元气再难恢复,不管是秋景通过风行阁跟各路商行盘活的消息网,还是程泾川妄图改变驻这个世道的野心,都将化为乌有。

因为一切变革,都要建立仓禀实、衣食足的基础上。

袁亭犹豫了一下,终是低声问:“不知孟国师身在何处,可否请他去程将军那边?”

“吴王麾下没有像样的武林高手,裘先生留下的人手够使了,且两军交锋,主将的威望很重要。孟国师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即使吴王退去,宁地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程泾川,他只能靠自己。”

秋景话音刚落,便见远处有十几骑朝着这边而来。

城墙上瞭望的兵卒一声唿哨,所有人抱着兵器爬起来。

“且慢,是我们自己人。”

***

“墨大夫,请用茶。”

墨鲤伸手揉揉疲惫的眉心,冲着风行阁的人笑了笑。

同坐的还有宁道长,满面倦容,风尘仆仆,瞧着完全不像是一个高手。

右侧坐着的几位是衡山派长老,算是荆州江湖有头有脸的人物。

“逆寇分为五股,在荆州劫掠为患,虽然从南平郡府城逃出去的那些人已经被齐军跟我等尽力狙击,可是天授王大军在之前就有数万分散到荆州各处……”

秋景听着属下滔滔不绝的禀告,挥手制止,站起来冲着众人团团一揖。

“辛苦诸位前辈了。”

“无妨,老夫也没做什么,只是铲除一些武林败类。”

“不错,若无宁道长跟墨大夫,罗教主不会那么轻易伏诛。”

“想不到那天授王,竟然是郑涂!哎!”

听着众人言论,宁长渊神情古怪,想说罗教主的死真的不是他干的,可是墨鲤冲他摇摇头,宁道长只好把话再次咽回去。

——孟戚这几天在齐军那边露面,用的都是苍老模样,此番又没有跟随他们一起来,宁长渊要是一解释,这孟国师忽隐忽现,忽老忽少的怪事就更要广为流传了。

虽然风行阁内部已经有了各种流言,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杀的有什么要紧,又没处拿钱。

沙鼠在墨鲤怀里打了个哈欠。

伸伸爪子,这件衣裳的暗袋比较大,还能躺着跷个腿。

剑都没了,云明书院那边也用不着他,齐军剿寇一切顺利,索性偷个懒。

宁长渊似乎察觉到异样,转头望过来,墨鲤不着痕迹地侧身端茶,将胸口微微鼓起的皱褶掩饰过去。

眼见秋景忙于跟江湖门派之人的寒暄以及进一步对荆州形势的掌控,墨鲤挂心着今天沙鼠没吃上什么东西,便托词赶路疲乏,率先起身告辞。

秋景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墨鲤谈事情,顺水推舟地命人带墨鲤去备好的厢房休息。

宁长渊趁机跟了出来。

“待此间事了,未知贫道能否去拜会秦老先生?”

“家师隐居多年……”

墨鲤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胸口痒痒地被“挠”了一下。

沙鼠不高兴了。

谁要回去“见”心上山的“真容”的时候还带上一个宁长渊啊?

孟戚想得很周全,秦逯是宁长渊的救命恩人,如果秦老先生瞧不上自己,气自己拐他徒弟,怒喝一声滚出去,宁长渊帮谁?

不成不成!

墨鲤万万想不到沙鼠想了这么多,他正欲说话,突然听到前面院子一阵闹腾。

这是江夏守备的别院,因为建的位置好,屋舍也多,就拿出来给风行阁诸人暂住。

不想,在这里竟然还遇到了上门闹事的。

“聂老头是人老糊涂了,竟然重用一群来历不明的江湖草莽,不怕是圣莲坛奸细吗?”

“出来!本将倒要看看,是什么样了不得的人物,可长了三头六臂!”

墨鲤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甲胄,满脸络腮胡,双目赤红的人迈步闯入。

“韩将军,你且冷静……”

说话的人看着客气,脸上却带着轻蔑。

“滚开,你们江夏兵卒胆敢欺压我手下的人……”

那人还未说完,就被风行阁的人强行推出去了。

纵然他瞧着魁梧,又怎么扛得住被人点穴?

“这是何人?”宁长渊奇道。

“南平郡的韩将军,听说外城一破,他就带着人跑了,还跑到江夏,想说动聂老将军,口口声声要为荆王报仇。”风行阁的人撇撇嘴,不屑地说,“郡府外城何等坚固,比之江夏也不差什么,几个时辰就破了,还有脸四处叫嚣。”

这场闹剧,墨鲤沙鼠都没放在心上。

等到了屋中,墨鲤找出干净的衣物,看着送来的饭菜,默默叹口气。

风行阁招呼得很周到,热饭热水,恰好能饱餐一顿洗去尘土卧床休息,可是没有糕点啊。

这当口,城里估计也没人做糕点,粮食都得省着吃呢。

墨鲤一转身,赫然发现孟戚已经靠在榻上看着他了。

——身上只盖了一件外袍,墨鲤的。

※※※※※※※※※※※※※※※※※※※※

沙鼠:不想吃糕点,想吃鱼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m.xiaoshuo118.com)鱼不服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农女福妃,别太甜 全身都是福[星际] 快穿:恶毒女配要逆袭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 护国公 前女友黑化日常 超级军工霸主 冥王心神烙 〖快穿〗公主的穿越游戏 斗罗之引神者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快穿之美人是反派 塔罗牌女神是网红 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 我五行缺你 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 扮演刀子精的365天[综] 大佬饲主太爱我 臣帮郡主拎裙角 落魂赋
经典收藏 亘古传奇之陌殇 [综武侠]道长救命 重生第一权臣 原始社会生存记录 仙路悠然 全能灵师之废柴三小姐 夏梦狂诗曲 血域迷途 快穿之拯救男配 远古种田记 大限将至 帝妃惊天 快穿之打脸狂魔 穿越之修仙 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楚王妃 逆天神魔体:废材杀手妃 岳母在上[综] 王妃又下毒了 夫荣妻贵
最近更新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美人记 以牙之名 虚海妄生灵 重生空间之最强妖路 快穿之妲己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 女剑仙 魔帝的天界小公主 云的来生 龙王大人是我夫 独逸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鱼不服 玉玺记 最强重生:高冷老公,来战! 十月蛇胎 摘仙令 神魔之玥上为尊
鱼不服 天堂放逐者 - 鱼不服txt下载 -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