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情档案

莫伊莱

首页 >> 侦情档案 >> 侦情档案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鬼生有望:冥帝的专宠小甜心 灵异四人组 前夫高能 侦情档案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青行灯 凶案现场直播 错手招诡运 顾先生的余生 我的黑无常君
侦情档案 莫伊莱 - 侦情档案全文阅读 - 侦情档案txt下载 - 侦情档案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第229章 恶魔覆灭【正文END】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这一章是《侦情档案》这本书中第五个案子的完结,也是整本书正文的完结,不过小莫提醒一下各位亲,在正文完结之后还有很多精彩的番外哦!是免费奉送的,小莫会每天发一篇番外出来,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哦!】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是你的导师,他对你不是一向很好么?”

“很好?”毕夏冷哼:“为什么我不觉得?”

“当初那么多人申请做他的学生,他偏偏选择了你,难道不是说明他欣赏你么?这两年来你们不是一直相处不错么?”

“那是因为我一直忍着他!”毕夏的鼻孔因为愤怒而扩张:“陆向东这个自以为是的白痴!你以为他选择我是因为欣赏?傻女人!他选择我是因为他想要改造我!他从来都不信任我,处处防着我,坚实我!最可笑的是他还试图用那些僵化的理论来改造我!从他发现我对你有意思之后,只要看到我接近你,就立刻搞破坏!我已经忍他忍的够久了!所以这一次,他不是爱怀疑我么?还几次三番的警告我!那我就好好报答他一回!把我的丰功伟绩都给他!哈哈哈哈!”

毕夏恣意的狂笑,嘉逸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眼下的情况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说对方是一个初次犯罪的人,找到心中的症结,或许还能有周旋的余地,可是面对毕夏这种高智商高学历,有过案底且把一切都计划的如此周密,还小心眼到了睚眦必报,一个也不肯放过的程度,他的意志早已经坚定到了一定程度,凭自己的话,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撼动他原本的计划。想到这里,嘉逸忍不住感到内心一片黑暗。

“我觉得,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接下来,咱们该办正经事了!”

毕夏忽然收紧了环在嘉逸身上的手臂,脸凑向嘉逸,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嘉逸的耳垂。

嘉逸再也忍受不了,猛的做出挣扎的动作,毕夏毫无防备,冷不防被她一挣,险些失去平衡从方桌边缘摔下去。

此刻的嘉逸,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豁出去之后的勇敢,认清了无法靠周旋和劝慰拖延时间或者让毕夏改变心意之后,她反而横下心来,如果程峰他们赶得及就自己,那就谢天谢地,但是如果赶不及,她宁可痛痛快快的死在毕夏的刀下,也不想再让他黏在身边,从刚才到现在,他频频做出亲昵的举动,每一次都让嘉逸打心眼儿里往外排斥,觉得恶心,为了稳住他,又不得不一直逼自己忍耐。

如果说要自己和毕夏发生亲密的关系,那么,不如直接让她死了吧!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毕夏稳住身子之后,因为嘉逸的挣扎而勃然大怒,转到她身前,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按倒在方桌上,另一只手开始解开嘉逸的手腕绑回到桌腿上:“跟我装贞洁烈女么?你勾引别的男人的时候,怎么不装贞烈呢?!”

嘉逸被扼住脖子,一张脸因为乏氧而涨红,挣扎了几下,无奈力气不如人,无法挣脱毕夏的钳制,终于还是又被他绑住了手脚。

“毕夏,你理智一些!我们好好谈谈可以么?这样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嘉逸恳求道。

“我们已经谈过了不是么!”毕夏笑的邪恶:“况且好处又很多,一来我可以得到想要的女人,二来我可以好好的等着看陆向东和程峰的笑话,你觉得,程峰在发现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了,并且所有嫌疑都指向陆向东,他会怎么样?”

“你是聪明人,如果你今天要杀了我,以我现在的处境,是不可能逃脱的,你也有可能逃避法律的惩罚,可是你因该知道,如果你对我做了别的,就很容易给警察留下痕迹证据了!”毕夏的阴险让嘉逸吃惊,是的,如果今天她死在毕夏手里,程峰会感到痛苦,可是如果自己是被糟蹋之后才惨遭杀害的,那么程峰的痛苦和自责恐怕就翻倍都不止了!让自己主观认定的“情敌”沉浸在自责的痛苦中,让自己怨恨的导师背负所有的嫌疑锒铛入狱,毕夏的计划对于他而言是完美的,对于其他人而言确实灾难性的。不管是否徒劳,嘉逸不想放弃最后的游说机会,哪怕自己最终难逃一死,她也希望能死的干净痛快一些。

“这一点不需要你来操心,”毕夏拍拍嘉逸表情紧张的脸:“放松一些!你现在可能排斥,呆会儿说不定你就会觉得很享受了呢!”

说话的当口,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来的太突然,别说嘉逸了,就连毕夏都被吓了一跳。

毕夏起身拉开屋门走出去查看,嘉逸感到心跳急剧加速,有人来了!不管外面的可能是谁,哪怕真的只是来敲门的普通人,自己获救的希望都又提高了一点点!

毕夏悄无声息的朝房门靠过去,站在门边慢慢把眼睛贴向门镜,通过狭窄的视野,他窥见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站在门外。

咚咚咚——。

敲门声继续响起,毕夏在门里静静的立着,门外的年轻人锲而不舍的敲着。

“我知道有人在家!我刚才都听到屋里的声音啦!拜托,我不是坏人!就住在对门的,刚才下楼买东西,忘了带钥匙,麻烦你给我开开门,让我从阳台跳过去行么?”

由于房内一片死寂,嘉逸都能够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更是让她忍不住一阵激动。

是安长埔!绝对不会有错!那个声音嘉逸再熟悉不过了,就是重案组里的阳光大男孩,安长埔啊!

一定是程峰他们发现了自己被绑架的事情,所以才找到这里了!安长埔是来探路的!

想清楚了眼下的情形,嘉逸知道自己必须冒险了,如果毕夏一直这么一声不吭,门外的人就没有借口继续敲下去,更别说下一步行动了!

“救命啊!谁能救救我!救命啊!”凭借着没有被堵住嘴的便利,嘉逸用尽全力大声喊叫起来。

毕夏被她突如其来的呼救吓了一跳,几个大步窜回房间里,抬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嘉逸脸上,把她的脸都扇得歪到一侧,牙龈和嘴唇流了血,从嘴角渗出来。毕夏随手从一旁抓过一团布掰开嘉逸的嘴巴塞了进去,又几步窜回门旁去查看外面的动静。

门外的年轻人听到里面突然发出的声音,似乎也愣住了,但毕夏随即看到他作出一脸鄙夷,耸耸肩转身下楼去了,便走还边嚷嚷:“什么人嘛!明明就在家里,电视机声音开那么大,敲门还不给开!算了,我还是去别处想办法吧!这人可真差劲!”

毕夏略微松了一口气,重新折回小房间里,嘉逸刚刚被猛力的抂了一记耳光,又被塞住嘴,现在正狼狈的躺在那里,一侧脸颊红肿,嘴角带着血渍。

毕夏伸手掐着嘉逸的双颊,大力的捏着,不理会她吃痛的表情:“想求救?哼哼,别做梦了!我既不会让你活,也不会让你随随便便的死!原本我还念着对你之前的感情,想要给你个痛快,不过你现在惹毛了我了,你会知道自己犯了多大错误的!”

正如嘉逸所猜测的一样,刚刚在门外敲门的正是安长埔。他听到嘉逸的呼救声,也听到门里急促慌乱的脚步,之后很快又重归寂静,门镜里面微弱的光线再次暗了下去。他知道,毕夏又返回到门边了,以他折返的速度,估计只是暂时控制了嘉逸,不让她发出声音,不会对她下毒手,于是他立刻装作一副恼火的样子,迅速离开,一走出单元门就用别在衣领下面的对讲机话筒向程峰报告了自己的发现。

程峰听到安长埔的汇报之后,心中万分焦急。他和陆向东离开公安局之后联络了陆伶以及卞局长,他们都没有嘉逸的消息,再询问几个J学院平日里与嘉逸关系不错的老师,以及到几个她平日里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线索,而毕夏也同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于是他们几乎可以确定,毕夏就是绑架嘉逸的人。

赶来毕夏住处的路上,陆向东也对程峰细细说起他对毕夏一直以来的疑虑和观察,以及毕夏的身世和性格特征。虽说兵法上面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可是程峰听完陆向东的剖析,心里反而更加沉重,因为他知道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一个天才型的人,而是一个经年累月形成了扭曲人格的魔鬼!

“现在怎么办?”一旁的田阳和马春雷听完安长埔的汇报也急得摩拳擦掌,不过他们也知道,就算再怎么救人心切,也不能莽撞行事,保证嘉逸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程峰压抑着心中的担忧和不安,逼自己冷静下来。他当警察这些年,不是没面对过解救人质的紧张局面,只是都没有这一次这么慌乱,处理别人的问题,人总是可以做到冷静客观,一旦关系到自己的亲人、爱人,立刻就一团乱了。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在卞局长面前拍着胸脯,只差没立军令状,保证一定救出嘉逸,这才说服心急如焚的局长没有一起跟过来。

“叫开锁的工作人员做好准备,另外,让增援人员按照之前的计划就位!”程峰经过思考,果断迅速的做出安排,之前他为了避免浪费时间,一直做着两手准备,所有可能需要的人员都停在毕夏房子的视野之外原地待命,这样一来,如果推测被确认,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部署,准备营救行动:“雷子,你带几个人,跟着锁匠上楼,如果能够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开门更好,一旦惊动了毕夏,就等我通知,随时准备破门!”

“是!”马春雷干脆的答应一声,立刻出去做准备。

“峰哥,是不是还要有人出面去和毕夏谈判?”田阳平日里与嘉逸关系很好,知道她被绑架了,也非常焦急,想尽全力帮忙营救:“让我去吧!”

“不行,”程峰否决了他的要求:“你对毕夏不了解,和整个案子的牵扯也不深,派你去只会增减你的危险,没有任何意义,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去!”

“还是让我去吧!”一直一言不发,脸色铁青的陆向东忽然开口了:“毕夏是我的学生,我对他最了解,而且他对我的怨恨也很深,我觉得由我出面会比较好!程峰,你是重案组里枪法最好的,我想,凡是咱们都要做最好的努力,以及最坏的打算,你说对吧?”

程峰沉默了几秒钟,叹了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转头交代田阳:“呆会儿向东负责去和毕夏谈,你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是!”田阳郑重答应。

“还有,”程峰拉住要走的田阳和陆向东:“给向东带上摄像装备!”

“明白!”田阳点点头,带着陆向东出去做准备了。

“那我做什么?”安长埔焦急的问,他不想在这个时候什么忙都帮不上。

“一会儿你负责在车里看监控器!留意屋内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什么征兆,及时报告!”

“是!”安长埔也离开了。

程峰深深吸一口气,缓解胸口里剧烈的心跳。

嘉逸,别怕,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

首先宣告失败的是原本试图悄悄开锁进门的马春雷那一组,安长埔之前的举动还是惊动了毕夏,所以锁匠把工具插进锁眼里的第一时间,毕夏就发觉了,为了不暴露警察的身份,让毕夏有狗急跳墙伤害嘉逸的机会,机灵的锁匠面对毕夏门内的质问时匆忙的反问:“不是你刚刚打电话说出门忘了带钥匙,让我来给开锁的么?怎么进去了也不打电话告诉我们一声!”

毕夏没好气的嚷了一句找错门了,就再没有了声音。不过马春雷他们也不敢再有什么举动,只能原地等候,寄希望于其他人。

确认程峰已经到对面楼的住户家里做好准备,陆向东和田阳一起敲开毕夏家隔壁单元对应楼层的门,说明情况之后,从这一家的阳台小心翼翼的跨过半米宽的间隙,蹑手蹑脚翻进毕夏的阳台。

多亏这栋楼年头比较老,保留着开放式阳台的模式,并且毕夏租住的是六楼,差一层到顶,所以这一层的住户基本都没有把阳台人为封起来。与阳台相连的是这间房子的厨房,陆向东他们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听见毕夏在隔壁房间愤怒的咆哮着,听声音,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并且显出了些慌张的迹象,显然刚刚连续两次被打扰,让他起了疑心。

毕夏的咆哮谩骂对于陆向东和田阳来说,是很好的掩护,两个人悄悄走出厨房,来到不大的小客厅里。

“你在外面,不要让他发现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的人进来了!”陆向东拉过田阳的耳朵,轻声交代。

“陆博士,小心!”田阳深深的看了陆向东一眼,郑重的叮嘱。之前他虽然经常听嘉逸和程峰提到,前一段陆向东也总是出入重案组,可是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学识广博的文人罢了,而现在他表现出的镇定勇敢,让田阳没有办法不刮目相看。

陆向东点了下头,检查了一下藏在衬衫领口出的小摄像头,双手握紧又松开,迈步上前推开小屋的门。

门碰到墙壁的时候,发出呯的一声,毕夏转过头来,看到了陆向东,一瞬间,房内寂静下来。

陆向东飞快的瞥一眼被绑着手脚、伤痕累累的嘉逸,他认识这个姑娘这么久,还没见过她比现在更狼狈的时候呢,他看了都觉得很不好过,相信程峰如果在监控器那边,一定心疼的要命。

也因为他敏锐的观察力,匆匆一瞥之间,他看到嘉逸的脸上有红肿,有血迹,但是却没有泪痕。

看来他要重新认识她了,这女孩的勇气让他心里升起一丝欣赏。

“你怎么会在这里?!”毕夏晃过神来,一把将嘉逸拉到自己身前,向房间内侧退了两步,一只手掐住嘉逸的脖子,另一只手抓过长方小木桌上头的刀,抵在嘉逸的颈动脉位置上:“想演英雄救美么?程峰死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扮演英雄?看来你和这女人果然有一腿!”

陆向东也向前踱了几步,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我原来以为你喜欢扮演王子,现在才知道,你喜欢当歹徒!”

“你要是想看她鲜血狂喷的样子,就继续走过来啊!”毕夏更紧的扣住嘉逸,一脸戒备的瞪着陆向东。

嘉逸被他掐着脖子,呼吸困难。刚刚毕夏因为之前的呼救而狠狠的打了她一顿,并且觉得这里不能继续呆下去,打算尽快完成自己的计划,好杀了她抓紧时间转移。就在她几乎绝望的时候,陆向东却突然出现了。虽然她被毕夏钳制住,但是也因为这样紧密的贴在他身前,嘉逸明显的感觉到毕夏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看来,陆向东的出现,让他紧张和害怕了!

那么,程峰呢?他也在附近么?

毕夏显然和她想到了同样的事情:“程峰呢?他不上一向最喜欢逞英雄么?现在躲去了哪里?”

“呵呵,你还真瞧得起他的智商!他估计现在还在为找不到给我定罪的证据头疼呢!”陆向东一脸讥诮的嗤笑,对毕夏摆摆手:“我可不上来英雄救美的,刘嘉逸的死活与我无关,我也不在乎,只不过,你一直在努力的栽赃我,事关我自己的名誉问题,我不能不出面解决,你说,对吧?”

“哈哈哈哈,”毕夏忽然大笑起来:“陆向东啊陆向东!你不是一向在我面前装的好像圣人一样么!原来你也有这么狭隘自私的时候!”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道理傻子都知道。”陆向东懒洋洋的伸手把垂落到腮边的头发拂一拂,眼睛瞟过毕夏背后的遮光窗帘,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连你一起杀了,然后做出一副畏罪自杀的假象么?”

“怕的话,我就不来了!”

“怎么?想在她面前装勇士么?”毕夏扣在嘉逸脖子上的手猛的收紧一下,嘉逸冷不防被掐住,发出窒息的声音。

“我是不是勇士,不需要在她面前装,我只是来向你证明,我比你更聪明,也更有勇气。”陆向东缓缓的说,眼睛定定的看着毕夏。

他的话立刻激起了毕夏的情绪,他把刀子从嘉逸脖子上移开,指向陆向东:“你说什么?你比我聪明,为什么眼看着我杀了一个又一个,却没有办法阻止我?!你比我聪明又怎么会被我陷害到好像过街老鼠一样?!你比我聪明,现在又怎么会跑来这里送死!”

“至少我敢于面对自己的过去,你敢么?”

“你什么意思?”陆向东的话让毕夏的身体明显一僵,语气里也出现了意思怯意。

“我什么意思你是知道的。如果你敢于面对自己的过去,又怎么会因为你母亲的行为造成那么大的影响,还因此去杀人!”

“你调查我!”毕夏如果不是因为因为拉嘉逸当挡箭牌,恐怕会因为陆向东刚刚那一句冷冰冰的话而冲过去。

“是啊,我不仅查了,还查的很清楚,”陆向东表情严肃,可是他看向毕夏的时候,眼睛里却带着一丝怜悯和惋惜:“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比你更聪明,也更勇敢?那是因为我不畏惧自己的过去,更不会让它成为一种魔咒,影响自己的人格!可是你呢?我从同意做你的导师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在试图让你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显然,我高估了你的智商。”

“我不需要你来扮圣人!你和我不一样!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的痛苦!”毕夏手里的刀重新放回嘉逸的脖子上,他的手开始颤抖,刀刃摩擦着皮肤,让嘉逸的脖子上出现了微量的血痕。

陆向东不动声色的看着毕夏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既然你也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那你又为什么要把其他女人都当做你母亲一样,然后去仇恨她们呢!她们或许私生活不够严谨,但是她们和你母亲不一样。哦,除了乔红,她倒是你母亲的同行!”

“你闭嘴!我不许你提起她!我警告你!”毕夏两眼血红,脸颊的肌肉激烈的抽搐着,他手里的刀再次离开了嘉逸的脖子,朝陆向东挥舞着。

嘉逸也瞬时明白了毕夏之前讳莫如深的那个“她”到底是什么人,原来竟然是他的母亲,而且,毕夏竟然有一个做暗娼的母亲!这就难怪他为什么会选择对那些滥情的女生下手了。

“你什么都查到了是不是?啊?”毕夏浑身都在颤抖,但他依然紧紧的束缚住嘉逸,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陆向东:“那你有没有调查到,我妈她现在人在哪里?!”

“他们说,你母亲遗弃了你,到南方给有钱人当小老婆去了。”陆向东如实回答。

毕夏听后,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我告诉你吧!她没有去南方,也没有遗弃我!她是去了阴曹地府,给阎王爷当小老婆去了!而且,是我亲自送她去的!哈哈哈哈,你没有想到吧!”

“不难想象!”陆向东乍听毕夏的话,也是一愣,但是他立刻变成一脸的不以为然,身子朝靠墙的一侧悄悄侧开两步,把原本正对着毕夏的位置,变成了斜对着:“俗话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你母亲是传统意义上的婊子,你冷血无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陆向东!我今天绝对不会让你活着走出房门的!”毕夏用刀指向陆向东,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他已经完全被盛怒冲破了理智,整个人几乎疯狂。

另一边,程峰根据安长埔从监控器里看到的情况,判断出了嘉逸和毕夏所在的房间后,却发现窗上被毕夏挂上了厚重的遮光窗帘,这样一来,别说屋里的情形了,就连朦胧的人影也看不到,这让程峰瞬间急出了一身大汗。

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幸亏他之前为了确保及时掌握屋内情况,让陆向东带了微型监控设备,现在,这也成了唯一的方案。

程峰从外界无法判断毕夏和嘉逸的位置,但是陆向东身上的摄像头可以让安长埔看到里面的情况,根据刚刚安长埔的报告,毕夏现在人就在窗前,这是个绝佳的机会!程峰计算了毕夏和嘉逸的身高差距,决定要把目标对准毕夏的头部,只有那样,才有可能在必要时刻直接击毙毕夏,又能不伤害到嘉逸的安全。

这个计划可以说是风险极高,因为程峰无从判断里面的位置,想要一击致命,不给毕夏下手伤人的机会,就需要一个尽量精确的定位,而这个定位,就要依靠安长埔的描述来确定了。

另外,安长埔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本在发觉毕夏已经不可说服之后,程峰已经做好了直接击毙的打算,但安长埔却说,毕夏手上的刀子一直死死的抵在嘉逸颈动脉上,他们已经不敢想万一失手会怎样,就算安长埔的定位够精确,程峰枪法也神准,一枪正中毕夏头部,他也还是有可能在中枪的一瞬间,用刀子割破嘉逸的脖子。

于是,争取让毕夏手里的刀子离开嘉逸,这就成了陆向东的重点任务。

整个计划一环扣一环,任何一个人的失误,都会导致整个营救的彻底失败,所以除了在室内与毕夏周旋的陆向东看起来似乎气定神闲之外,其他人都捏着一把汗,一颗心都悬在嗓子眼儿上了。

“峰哥,位置还是刚刚我说的那样,毕夏的身体没有移动,现在他正那刀指着陆博士呢!看起来情绪非常的激动!”

程峰的心跳开始加速,手心里渗出汗来,他知道时间宝贵,不能够错失良机,连忙把手在衣襟上抹了一把,深吸一口气,眼睛贴在枪的瞄准器上,再确定一下位置,手指勾向扳机——。

呯!

对面楼的玻璃窗发出一声被洞穿的脆响,此刻的程峰,两耳中都是自己心跳的声音。

“峰哥!成功啦!成功啦!”安长埔兴奋的呐喊声从对讲机耳机里传来:“毕夏被击毙了!嘉逸得救了!”

从之前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程峰,一瞬间有一种浑身脱力的酥软感,几乎让他瘫倒在窗边,他连忙拿上东西,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顾不上喘息,直接奔上六楼,锁匠已经打开了房门,马春雷他们一见程峰,立刻给他让出路来。

程峰已经顾不得道谢,直接冲进门,正好看到田阳和陆向东一起把嘉逸从毕夏的尸体下面拉出来,解开手脚上的捆绑。

“程峰!”嘉逸一抬头看到了他,抑制了很久的恐惧感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眼泪迅速决堤,顺着脸颊恣意的流淌。

“好嘛!我才知道程峰是个催泪弹!刚刚这妮子一副**一样的坚强样,一看到程峰立刻就变成泪包了!”陆向东不用继续伪装镇定,松了一口气之后浑身上下也几乎被汗水湿透了,不过他看到程峰慌慌张张冲过来,嘉逸又哭的梨花带泪,还是忍不住调侃上一句。

“陆博士,你刚刚可真厉害!表现的那么镇定,激怒毕夏促使他移开刀子的办法也是直击要害,恰到好处啊!”田阳现在对陆向东可以说是五体投地,加上嘉逸顺利获救,情绪自然高昂起来:“有空,传授传授呗!”

陆向东噙着笑不回答,走过去拍了拍忙着安抚嘉逸的程峰:“你小子的枪法还真准,多亏我聪明,移开了一点,不然非得跟毕夏一起死不可!”

嘉逸哭了一会儿,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窝在程峰的怀里,一颗一直处于惊吓中的心终于慢慢安稳下来,她靠在程峰胸前,听着他胸膛里如擂鼓一样的心跳声,劫后余生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刚才以为,我们俩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就要永别了呢……”她后怕的搂着程峰的脖子,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程峰抚着嘉逸的头发,把她搂的紧紧的,感觉着她瑟瑟发抖的身体和冰凉的双手,他的心好像被两只手挤捏一样难受,虽然刚刚他自己也被深深的恐惧充斥着,完全不敢想万一解救失败自己该怎么面对,但是他知道,亲自经历了这些的嘉逸才是最害怕的人:“我决不让任何人伤害你,就算是拼了命,我也一定会保护你!一辈子都保护你!”

“雷哥,陆博士呢?”田阳忙完了才猛然发现,陆向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了。

“刚才确认嘉逸安然无恙,毕夏也已经死了,他就走了。”马春雷也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纳闷的问田阳:“干嘛?你找他还有什么事么?他今天也是大功臣啦,经历了那么多,够受的!就算是做笔录,也得等明天吧!”

“不是,我就算太敬佩他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爷们儿!”田阳说着朝厨房里望了一眼:“现场已经处理完了,是不是得叫峰哥带上嘉逸一起离开了呀?”

马春雷想了想,摇摇头,推着田阳走出房门:“人家说小别胜新婚,他们俩这可不是小别那么简单,那是生死一线呐!咱反正也不差这几分钟,让他们俩呆会儿吧!”

“行啊!”田阳朝马春雷挤挤眼睛:“你说,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咱们是不是就快要收到峰哥的红色炸弹了?”

“哎呀!有可能,这样的话,我也得抓紧时间,回头和伶伶得把礼金赚回来!”

“哇,不公平!我和长埔还是光棍儿两条呢!我俩什么时候才能炸到你们啊!”

“这就是你们俩自己的问题啦!哈哈哈!”

……

……

……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切重归寂静。

屋里的两个人,彼此拥抱着,谁也不再说话,经过了这一次的惊险,能够重新拥抱自己爱着的人,这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经过了今夜的黑暗,或许他们会更珍惜明日的朝阳吧。

【the。end】

=====@=====@偶是多嘴滴分割线@=====@=====

【大家有没有对毕夏的身世表示好奇?很惭愧的说一句,因为情节的节奏安排和篇幅的问题,关于毕夏的身世和他扭曲性格的形成,包括他是如何杀死亲生母亲这些,小莫实在没有办法在结尾的这一章里完成了,所以我会在之后的番外里交代清楚,不会留下缺憾滴!另外,在之后的番外里,还会有程峰和嘉逸滴婚礼哦!嘻嘻,还请大家热情不减,多多期待哦!那我们就明天番外见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侦情档案》无错章节将持续在118小说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118小说!

喜欢侦情档案请大家收藏:(m.xiaoshuo118.com)侦情档案1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大佬饲主太爱我 [综]蛊惑人生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皇兄万岁 极品全能学生 寡妇田里有桃花 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 希灵帝国 媚心 靠山是洪荒 穿越之果园小农女 星际游轮 散文随笔 豪门继承者:温少宠妻无度 动漫逍遥录 〖快穿〗公主的穿越游戏 萌神信徒 女配娇媚撩人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 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
经典收藏 伴鬼复仇 顾先生的余生 请魅惑这个NPC 恐怖女主播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鬼语娇妻:吻安,冥王大人 光暗之匣 带有毁灭倾向的主角 靠答题系统续命 我是阴阳人 前夫高能 我的鬼胎老公 灵异四人组 多出来的第十人 死亡万花筒 水煮大神 游戏,在线直播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黄泉路下 亡灵主播
最近更新 总裁鬼夫,别宠我 阴气撩人:冥妻有喜 光暗之匣 超感应假说 凶案现场直播 破云 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 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 多出来的第十人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京都异闻录 死神笔记本 幽冥神女:鬼姑子 神棍女天师 我是阴阳人 鬼眼白领 我的左眼能见鬼 末世女黑衣 我的鬼神郎君
侦情档案 莫伊莱 - 侦情档案txt下载 - 侦情档案最新章节 - 侦情档案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